Event: Seminars and Lectures in School of Intermedia Art, Chinese Academy of Art

Event: Seminars and Lectures in School of Intermedia Art, Chinese Academy of Art

Out initiator, Yuk Hui and Bernard Stiegler will participate in the Spring Advanced Class of School of Intermedia Art, China Academy of Art. They will conduct lectures and seminars throughout April.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the information in Chinese: https://mp.weixin.qq.com/s/Ailbr52NWV83rREnl0wdYw

Description of the courses (Chinese)

随着大数据、自动化以及智慧城市的到来,我们正在经历真正意义上的“大转型”,它导致我们现在所谓人类纪(Anthropocene)和熵(entropy)的加速。法国哲学家斯蒂格勒曾引述2008年《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的话:“数据爆炸让所有科学研究方法统统落伍”,斯蒂格勒认为,安德森关于理论知识在大数据时代已然终结的判断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大数据在对像理论知识这样开放体系关闭的同时,正在将全球化的消费,引向对所有知识的(动手制作的知识,如何活以及如何思考的知识)的毁灭。斯蒂格勒提醒我们:人类纪,就它是一个“熵世纪”而言,正在走向一种完成了的虚无主义。

面对如此一个全球范围内运行的大规模高速毁灭的过程,斯蒂格勒提出“逆熵纪”(Neganthropocene),并明确其任务在于找到逃出人类纪的路径,实施新的标准,组织新的分配,从而摆脱当前的自动化进程。围绕逆熵纪这个核心议题,斯蒂格勒将在本届“高研班”课程中,从列斐伏尔的“日常生活”、博伊斯的“社会雕塑”以及海德格尔关于技术思考的“本有”(Ereignis)等出发具体解析其日常情境、行动艺术与思想路径。

与此同时,我们特邀任教于德国吕纳堡大学数码媒体文化与美学研究所的许煜针对控制论在大数据、自动化以及智能城市中的影响展开集中讨论。海德格尔在1976年著名的《镜报》访谈《只有一个神能拯救我们》中被问到是甚么继承了哲学的位置,他不加思索地回答:控制论。是甚么导致海德格尔如此说?

许煜提醒我们,虽然今天控制论这个说法已被计算机科学取代,然而许多科技的发展事实上都来自于控制论,例如神经网络、人工智能等,而且控制论不单直接作用在技术思想,同时也对艺术理论、设计理论、建筑理论等影响深远。本届“高研班”将集中阅读和讨论控制论艺术的相关文本,例如白南准的《控制论艺术》(1966)、伊阿尼斯·泽纳基斯(Iannis Xenakis)的《自由随机音乐》(1965)等,从而重新理解控制论的实验性尝试对今天影响。